老人家|鍾浩然醫生

風濕、免疫及過敏(醫生博客)

777

婆婆年過八十,已記不起何時第一次見著她。第二次見她時是在綜合內科門診,婆婆穿著深灰色寬衣坐在輪椅,被義工推了進醫生室。我沒有認出她是誰,倒是她把我認了出來。

「見到你真好,我可以老老實實的多謝你。」話還未完她便要從輪椅下來,作勢要跪下來的樣子。我慌忙制止了她,說想不起要道謝的理由。婆婆點了點頭。「怪不得,怪不得。你每天都要見著那麼多人。」於是便娓娓道出幾年前的故事。

婆婆沒多讀書。年輕時在塑膠工廠工作。跟那逝去了的年代生活過的每一個人一樣,簡簡單單、勤勤奮奮的努力地生活著。錢賺不多卻早早的結婚生了女兒。丈夫還年輕便因病離開了。獨個兒撐起了那些孤孤單單的日子。一晃眼便已是三十年。女兒長大了,結了婚。竟騙了母親把存款都拿了過來,跟著丈夫去了加拿大便沒再回來,連聯絡也找不上來。

「我那時是想不開。自己還沒有三個月的存款,便買了老鼠藥來要結束自己。正好碰著複診便想找人傾訴。怎料你說我患的退化性關節炎正符合拿傷殘金的資格便二話不說的批了過來。我最後便是靠那些每個月的零碎才生活了下來。」

老人家說得真摯,竟淌下了幾滴眼淚,用來總結這現實的殘酷。那次以後便沒再見過她。有些時候我倒會想著,那些逝去了的貧窮但美好的年華,懷着理想抱著瞳景,在夢想破滅以前一切都還是種美好。

 

Text by 鍾浩然醫生

Subscribe to Medical Inspire Telegram for instant news and information : 
http://bit.ly/2sm3Zve

Subscribe to Medical Inspire Youtube channel for professional medical information :
http://bit.ly/2Fd1JPu

FACEBOOK
HOT P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