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癮餐|陳林醫生

內科腫瘤科(醫生博客)

2,409

「陳醫生,可唔可以幫我勸一勸我先生,叫他少吃無謂的食物?」溫太太皺眉説。溫先生最近患上第四期胰腺癌,正進行治療。

「他吃了什麼食品,令你這麼擔心?」我一邊在目測溫先生的身體狀況,一邊問溫太。

「他每天飯後,都要嚐一嚐朱古力甜筒,他説這樣會感到愉快一點。」溫太太喃喃續道:「生冷,無益嘛!」

食物除了提供能量營養之外,亦可以帶給人歡樂的感覺。因此西方有一個名目,叫做「Comfort Food」 。有人中譯作「舒服食物」、「開心食品」,食家蔡瀾把「Comfort Food」用廣東話妙語成 「過癮餐」,我覺得最貼切到位。「過癮餐」最過癮之處是可以勾起兒時的回憶,從而帶給人放鬆減壓的效果。不同地方的人有各種的Comfort Food:美國人的Comfort Food通常是雪糕和 brownies;意利人是Pizza;日本人是麵豉湯或拉麵。

跟溫先生詳談後,才知道他之前是會計師,工作壓力很大,東坡肉和雪糕是他的「過癮餐」。患病之後,已被勒令戒口東坡肉,吃兩口甜筒,也只是過過心癮,我明白溫生心中所想。「溫太太 ,溫先生也只是想在癌病治療期間,偶爾放鬆一下,應該無傷大雅。這樣吧,除了抗癌藥物之外 ,每天兩啖雪糕(Icecream 2 bites Daily) ,就當是我的處方吧!」溫太太半信半疑,我再道:「我會為溫先生抽血驗血糖指數,不用擔心。」她才放心一點。

看完症後,想起我的「過癮餐」,就是M記的漢堡包餐(走酸瓜加轉奶昔)。我兒時正處七、八十年代,那時家境不好,吃M記是默書一百分的獎勵,往往一年也未必吃到兩次,但每次吃時都有異常歡愉的感覺,再碰上玩具禮品贈送(最深刻昰漢堡神偷彈波)就更加完美。讀中學時,雖偶爾跟同學在pizza hut 鬥高搭建沙律山,感覺仍然沒有兒時M記那麼治癒。猶記得讀醫科時,有時感到壓力吃不消,便乘搭小巴,前往中環或堅尼地城,吃一個4號餐,之後再回去圖書館搏殺。 今時今日,我的身體已不容許這樣減壓。跟香港一樣,老M的食物和環境亦已是今非昔比。我唯有希望自己那些年的記憶仍然健在和甜美。

在此祝願溫先生治癌成功,身心健康!

Text by 陳林教授 內科腫瘤科專科醫生

Subscribe to Medical Inspire Telegram for instant news and information : 
http://bit.ly/2sm3Zve

Subscribe to Medical Inspire Youtube channel for professional medical information :
http://bit.ly/2Fd1J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