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止語退修營|黃瑋妍醫生

精神科(醫生博客)

247

今年給自己的新年禮物,便是決定參加三月中由靜觀導師Bob Stahl、方瑋聯及馬淑華博士分別由美國、北京及澳洲經網上引領的止語退修營。以前,退修營都在遠離煩囂的靜修中心舉行。自從新冠疫情開始後,陸續出現了在線退修營。

Photo from Shutterstock

我帶着好奇心,第一次在家裏退修。六天五夜的過程中,有靜坐、靜心步行及伸展,及老師們對每天修練的引導。首天,最明顯感受到的,是身體的疲累。是過去好些日子,身體默默地替我承受的繃緊,和耐心地等待我去照顧的疲累。之後數天,在練習中對自己及生命有珍貴的領悟。在熟悉的家,懷着初心,細緻地活。替自己弄簡單的午餐,美美的把食物盛好,好像要為VIP奉上一般。這才記起,是啊,我是自己的very important person 啊!當然,在家退修,並不能做到完全止語。但有意地留心自己與家人互動的慣性,盡可能專心一意地聆聽,只說真心需要說的話,也是好好的練習。靜觀修習從來都不只是在坐墊上、觀呼吸的事。生命本身便是一場修練。

Photo from Shutterstock

每晚練習完結後,兒子都要我分享老師那天教導了什麼。他問:「為什麼退修營名為retreat?」他可能以為,retreat 意味着戰退、敗兵的意思吧。這是一個好問題。對我來說,退修是從忙碌生活、責任、心理及思想慣性中短暫退後一步,在同修及老師的支持下,友善地舆自己喜歡及不喜歡的部份相處。我看到自己比初接觸靜觀時的改變。退修也譲我看到世界沒有了我,太陽也如常升起,不用把「自我」看得那麼重。我更看到,兒子跟以往不同,很尊重我需要靜默,沒有打擾我。那些「兒子還小,他還很倚賴我」的想法,那些「我要照顧他,我還是不要做/學什麼什麼,遲些再算吧」的想法,只是想法而已,逐漸已不再是事實。作為父母的,應該也會明白這種既不捨又欣慰的心情吧。

我跟他說:「其實靜觀是很簡單的。」他同意,用英文說:

Mindfulness is being aware of being. Of everything around you, and inside you. In a kind way, not in a hunter kind of way. Not giving yourself anxiety over it.

(靜觀是對存在本身的覺察。覺察你身外的所有事物,也覺察你的內心。要以友善的態度去進行,不是如獵人狩獵一般地進行,其間也不用為自己帶來壓力。)

他可能不知道我聽到他這番話有多感動。他留意到媽媽那幾天特別溫柔,所以提醒我退修營完結後不要忘記老師的教導,仍要繼續練習。這一刻,我第一次由衷地感激新冠疫情。因為它帶來的轉變,迫使大家挑戰以往固有的思想,才能促成這樣的在線止語退修營。兒子能目睹在家練習的媽媽的模樣,而我也再一次確認兒子是我貼身的靜觀老師。

Text by 黃瑋妍醫生

Subscribe to Medical Inspire Telegram for instant news and information : 
http://bit.ly/2sm3Zve

Subscribe to Medical Inspire Youtube channel for professional medical information :
http://bit.ly/2Fd1J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