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擊倫理】豬腦離開驅體後,仍可存活36小時,科學再引道德爭議。

醫學新知

940

美國耶魯大學神經學家Nenad Sestan日前於衛生研究院的會議表示:自己的研究團隊成功讓被斬下的豬腦恢復血液循環,並維持豬腦細胞存活達 36小時。

雖然Sestan堅稱豬腦當時沒有意識,但也提出該研究潛在的倫理疑慮。如果同樣的事情可以用人類的大腦來做的話,這項技術可能會為延長壽命帶來一些奇怪的新可能性。所以他呼籲制定清楚規範,以作為學界研究的方針。

Photo from National Geographic Kids

Nenad Sestan表示,他和他的團隊使用逾百個豬腦展開實驗,他們利用精密的BrainEx系統,以泵浦與加熱器讓富含氧氣的人造血液在豬腦中循環,維持離體豬腦的存活。

研究人員皆認為這是一個意外結果,研究小組發現數十億的個體腦細胞都是健康的,能夠正常活動。至少,從理論上講,這將令器官存活。

「這些大腦可能受損,但如果這些細胞還活著,它就是一個活的器官,這是技術訣竅的極端,但與保護腎臟的區別並不大。」

目前沒有證據表明這些大腦具有意識。而腦電圖掃描亦顯示,大腦發出了一種扁平的腦電波,類似於沒有反應的昏睡的大腦。

研究團隊創造這項技術,目的是構建出一套完整的人腦細胞之間的聯繫圖譜,並提供更好的模型,甚至可以為腦退化症和腦癌等疾病提供更有效的檢測。

Photo from Consumer Health Digest

不過 Sestan率先對此提出相關潛在倫理疑慮的科學家,到底這樣的腦是否具有任何意識程度?

如果有,是否應該特別保護?或者是否相關技術可以或應該被個人用來延長壽命,亦即當軀體死亡時,透過腦部移植達到長生目的。

在4月下旬發行的期刊nature中,Sestann與其他十五名美國主要神經科學家共同發文呼籲制定明確規範,以引導相關研究。

該文指出:

如果研究人員可以在實驗室中創造出具有意識經驗或主觀現象狀態的腦部組織,該組織會獲得任何給予人類或動物研究主體的保護嗎?

該問題或許看來怪誕,當然現今的研究模式距離擁有此能力還太遙遠,但現在許多模式正在發展,以便對人腦有更多了解,包括在培養皿中從幹細胞培育簡易微型版的腦組織。

如今研究人員表示,必須發展測度意識的方式,並設定得以讓他們繼續研究的嚴格界線。

Source:MIT Technology Review 、 Nature

Subscribe to Medical Inspire Telegram for instant news and information : 
http://bit.ly/2sm3Zve

Subscribe to Medical Inspire Youtube channel for professional medical information :
http://bit.ly/2Fd1JPu

FACEBOOK
HOT PICK